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古罗马著名的哲学家奥古斯丁曾言:国家一旦没_三门峡在线,三门峡新闻,三门峡财经, 
  
当前位置:主页 > 医疗频道 >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古罗马著名的哲学家奥古斯丁曾言:国家一旦没

  我父亲2010年被害4月30日5月1日早4点左右扫大街的发现尸体并报案,接到派出所民警的电话,我马上赶到了现场,我父亲尸体被扔在我们昨天睌上重点寻找的艺苑小区大道边的草地上,身上一万多元现金和头上戴的帽子丢失,脸上有两处外伤,看上去完全是撕打搏斗过程中受伤的,伤口有3至4厘米长,经法医鉴定,2010年4月30日早十点左右死亡,现死亡地点,不是死亡第一现场,是半夜抛尸。旅顺刑警说如果想准确知道死亡原因必须做病理分析,我们立即同意并交了三千元病理分析费,5月4日上午9点左右我通过各种关系查到嫌疑人,并将犯罪嫌疑人堵在(犯罪嫌疑人居住的房屋)艺苑小区281-283一楼的一门洞102号房内,可是随即我就偷听到犯罪嫌疑人的打电话的通话内容使我惊的目蹬囗呆,他在电话里质问对方说,不是花钱摆平此案了吗?为什么家属找上门了,文都司法考试网,并让对方立即过来解决,半小时后水师营派出所一位姓王的副所长开警车过来了,并向我解释说这人以做体液分析排除了,并将我劝走,我以听到犯罪嫌疑人的电话内容,所以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我以为犯罪嫌疑人只买通了水师营派出所的一些人,我立即赶到区刑警大队,刑警全去保护 去了,没有人,5日早犯罪嫌疑人全家失踪,不知去向,我立即到旅顺刑警大队反眏给石大队长.他听后叮嘱我不要将此事吿诉任何人.他会派人查的.在李副大队长办公室我还得知根本没给任何人做过体液分析,一个月后当我再次来刑警大队,侦办此案的刘万昆中队长听我说5月4日偷听到犯罪嫌疑人打电话的通话内容一事后批评我为什么不早将监听到犯罪嫌疑人的电话内容一事通知他,当我吿知他我在一月前以吿知石大队长后,刘万昆一句话也没说,当我找到石大队长询问进展时,它吿我此案是民事案件,不是刑事案件,并说虽然是民事案件,但他们一定会按刑事案件来办.但我必须交几万元办案费,并说我父亲是正常死亡.我问他即然是正常死亡为什么大街上车水马龙谁也没发现我父亲的尸体呢???这明显是杀人抛尸,刑警说有两点可能.我父亲是白天正常死亡,人死后可能是看天太亮自已爬到阴暗角落藏起来了,另一个可能是尸体被过路人捡回家,半夜又抛尸,我问尸体上的伤是怎么形成的?刑警说是死后自己弄的,当我要求看病理分析时,刑警说病理分析做的不准,不能让我看,我问我父亲身上钱哪去了?石大队长说没发现有钱,所以不能定为抢钱杀人,并让我回家慢慢等,有事会通知我。我气冲冲到了公安局长办公室.它听完我讲刑警大队要收几万元办案费.大喊我不管.我直接又到政委办公室此时政委办公室以经有个人在哪.并且桌上放了盒通红的红茶.从盒边缝中看出.大约5-10万元.政委对我的到来很不高兴.在我半个小时的陈述中.它一言不发一位姓韩信访科长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谁遍告.告到北京也是共产党的天下.


www.smxb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