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傅瑞珍:将对华关系连根拔起有损美国利益_三门峡在线,三门峡新闻,三门峡财经,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频道 >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傅瑞珍:将对华关系连根拔起有损美国利益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尼克松总统首席中文翻译傅立民(Charles Freeman)曾任美国驻华公使,是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受“傅老爷子”影响,他的女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傅瑞珍博士(Dr. Carla P. Freeman)和他的儿子、美国全国商会亚洲事务高级副总裁傅瑞伟( Charles W. Freeman III )也都是权威的“中国通”。过去半年,《环球时报》记者围绕中美建交40周年、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美经贸摩擦等话题,先后采访傅立民先生和他的儿子、女儿,听傅老爷子一家纵谈中美关系,这堪称一段新闻佳话。

  2019年6月6日刊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傅瑞珍接受《环球时报》专访 将对华关系连根拔起有损美国利益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傅瑞珍博士(Dr. Carla P. Freeman),长期研究中国的内政外交,以及中国在国际舞台所扮演的角色。她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经贸关系受损让美中两国和其他国家付出许多代价。但她同时强调,美中关系正常化的历史实际上是一段很务实的历史,希望彼此能更多看到双边关系所形成的共同利益。

  环球时报: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中国的?

  傅瑞珍: 我很幸运在20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接触和了解中国,中国那时刚开始改革开放。我父亲是外交官(尼克松总统访华首席中文翻译、美前助理国防部长和前驻华公使傅立民——编者注),被派驻到美国驻华使馆,我们全家搬到中国。我在当时的北京语言学院学习过,也有机会到中国各地旅行。上耶鲁大学后,我开始正式研究中国,至今已过去30多年。

  环球时报:在您看来,中国外交正面临哪些挑战或全球性问题?

  傅瑞珍: 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的不断增长,以及对全球事务的参与,各国对中国的“对外意图”提出新的问题,并对中国的“国际领导力”提出新的期望。特别是考虑到中国最近的一些倡议,如成立亚投行等。中国的利益和其他国家的利益并未在所有领域都一致。在国家利益与全球承诺和期望之间寻求平衡并不简单,中国今天做出的选择将具有长远意义。中国也处于一些更为严峻的、会危及全球安全的“跨国威胁前线”,如气候变化。

  环球时报: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不能让矛盾分歧定义当前中美关系”是中方的表态。对此,您怎么看?

  傅瑞珍: 美中双方围绕市场准入和经济安全等问题的摩擦在加剧,这已超出我几个月前的研判。美国和中国在贸易方面的分歧不仅使这一具有全球重要性的双边经济关系面临风险,而且还有可能导致两国之间长期存在但一直被有效管控的紧张局势升级。经贸关系受损让美中两国和其他国家付出许多代价。但直到前不久,美国和中国似乎还能达成双方都能接受、或者说至少是可容忍的协议。坦率地说,现在我对美中短期内达成这样的协议不抱太大希望。最重要的是,美中在经贸方面的紧张态势不能蔓延到军事领域,在战略竞争逐渐升级的背景下,这是真正的危险。

  依我所见,美中关系之所以得以建立,是因为对双边关系达成共同利益的认识超过双方对彼此的担心。我认为,在过去4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中关系的平衡产生出更多共同利益。自美中关系正常化以来,管控分歧以实现互惠互利的能力是美中关系的一个特征。实际上,美中关系正常化的历史是一段很务实的历史,这应该也能为达成一个务实的贸易协议以及共同努力和平解决其他分歧打下基础。在我所在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推动美中关系正常化的关键人物——布热津斯基博士曾是多年的高级研究员。2016年底,布热津斯基博士提出“一个美中能够合作的世界是能使美国影响力最大化的世界”。换句话说,对战略格局的研究和对美国利益的评估让布热津斯基认为,“将与中国的关系连根拔起”所得到的短期利益意味着一个不那么稳定的世界,而这样的世界并不有利于美国利益。我同意布热津斯基博士的看法——在一个中美能够实现最大化合作和最小化冲突的世界,美国的实力才能形成最大化。

  环球时报:谈到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农民的利益受影响有多大?

  傅瑞珍: 美国农民是伟大的爱国者,他们为自己的国家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们很坚韧,但增加关税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非常艰难的。毫无疑问,美中之间负面的经贸动态会让双方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付出很高代价。

  环球时报:前不久,一些美国政要的言论让人感到,美国正在对中国发动新形式的冷战。对此,您怎么看?


www.smxbank.com